止支咩

基础不佳只好摸摸瞎xx爽图了

根据群友们脑洞整理的暴卡三十题。(第一弹)
提供灵感用,也就是说请随意融梗反梗新梗
如果能为太太提供一点帮助就太好了ԅ(¯﹃¯ԅ)

【蛇舞者au,乳 刺 预 警】

卡总王子,被灭国后俘虏为奴,辗转流落到一个脾气怪异的老魔法师手中,作为学徒学会了驯养恶魔的方法。从此以蛇舞者的身份走遍大陆,实则暗中联系各方势力,是各种动乱的幕后操纵者。这是老魔法师给他的试炼,也是他自己的复仇。

【打上预警重发】

【暴卡】科学家与共生生命

非pwp,剧情?流,有一点点点肉渣。

来自一个正在服用5-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的物理系学生,我觉得科学家的观点没毛病啊要是我能19岁搞出来那种研究成果我也去当反派(不)

共生体想要pwp的话有很多种玩法的,真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科学家总是反派。

  卡尔顿笑了。

  一切都是为了更高的利益。几个,几十个,几百个,几千个几万个试验品,和六十亿人,和人类物种,和地球文明比起来,哪个更重要?

  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。

  他笑了,笑着摇摇头。

  他们总是不懂。

  他们总是不懂,总是不懂。

  下属们带疑惑,不安甚至是惧怕的眼神。咄咄逼人喋喋不休的记者。合作伙伴的施压。没完没了的官司。

  他扛下来了。他们不理解,他知道,他们不懂,他们不去想,他们看不到,他们只顾着眼前的安逸,全然不管扑面而来的绝望的未来。

  他一个人抗下来了,他受着这一切,为了全人类的利益,这是应该的。

  英雄就是,即使全世界都反对,也会坚定地做着真正正确的事情,毫不犹豫地向前推进的人。他儿时曾在一本童话书上看过。他只有两本童话书,因此他对这句话印象很深。

  那他不是英雄么?

  他见到共生体的那一刻,说,它可真美啊。他是发自真心的。拯救人类,拯救生命的希望,即使如蛆如虫如腔肠动物,也有无上的美,更何况还是如此精巧如此高级的生命形式。

  真美啊。他说,带着狄奥尼索斯般的迷醉。他说话总是这样,像酒醉后的呓语,又像溺欲时的轻吟。

  他笑了,挺拔着脊背走过闪烁蓝光的长长走廊,姿态沉稳,步伐笃定,回声不息。

  他笑了,目光越过记者,越过火箭,越过孩童,越过浩瀚宇宙,定格在那颗美妙的彗星,那个有生存概率的未来。

  他笑了,这里是他干净得仿佛旅馆的家,一滴眼泪从他眼角滑落,打湿了他长长的睫毛。

  暴乱的动作停了一下。

  我没事,你继续吧。小科学家低语,带着不自觉的喘息。

  他需要暴乱,暴乱也需要他。

  正如此刻。

  这是他们之间,很平常的一件事。暴乱需要苯乙胺,需要内腓肽,需要新鲜的、刚被合成的,所以他就给暴乱提供这些。

  他没有什么值得他特别高兴的事,那就直接刺激神经点。

  暴乱此刻在他的脑子里享受神经递质大餐。它甚至没必要幻化成一个人形,只需要弄出些什么硬的,凹凸不平的东西,在适当的地方反复刺激就好。它很擅长这个。

  有一点异物感,不过没关系。很疼,不过没关系。神经递质被暴乱吃掉了,他几乎没有什么快感,不过没关系。

  他会适应的。他已经适应了。

  这只是合作,这只是互相利用,这只是各取所需。即使渗入皮肤,包囊脏器,溶于血液,深入骨髓,直抵心脏和神经元,是最深最极致的融合,也只是……

  快感一波波袭来,被暴乱有意无意放过的漏网之鱼撞上神经递质受体,生物电流在神经中游走,就像计算机里海洋般的0和1,最终汇聚成一阵阵难以抑制的颤抖。

  他是英雄吗?

  他是好人吗?

  他做错了吗……

  这是自最初不太成功的几次实验之后,暴乱第一次让他释放。理智回来得很快,他听见暴乱低沉的声音:

  “人类,我越来越觉得,你很合我的口味。”

  他又一次笑了,未干的泪痕在蓝光灯下晶莹夺目。

  “彼此。”

  

  

  

  


量子力学-二向亡猫
亡猫永生!
忘了第几斩了

马克笔真好用